无标题文档
文章
【转】远山的回声
   山连绵起伏,峰峦叠障,一直将我的视线引向辽远,目之所及,每每心旷神怡,浑身通透,不自禁地对着远山高声呼喊,是一声单一的音符,随即却有抑扬顿挫的曲调悠扬反袭而来。
  
  往远山行进中,我汗流颊背,没有同伴,我背起手试图揩去顺着脊梁滚滚而下的汗珠,就在我躬身回顾的刹那,我似若有所悟地以为这山也真是太渺小了,竟然连我的呼喊也承受不了!走累了原想就地趴下,终没趴下,连我的声音也容不下,山又岂愿意承载我的孱弱的生命?山拒绝了我,还有比这回响着自己强烈欲望的呼喊声更能表达出那种拒绝的意思吗?
  
  我从不掩饰自己的平原出身,祖祖辈辈,沧海桑田,一粒粟,种来满地粮囤,生就几家青檐,我来到这个世界,不是土里生的,不是树上结的,也不是从天上掉下的,我穿过妈妈针缝的棉衣、线衲的布鞋。如今,我想留一件衣袄或是一双布鞋作一纪念都已不可能,但妈妈却永恒地存活于我的灵魂深处。
  
  不知不觉中,走过夏天,走过秋天,走过冬天,我一路呼喊着走来,回声越来越小,渐止消失,是消失在我的习惯中,还是消失在我起步的那个村庄,还是我压根就停止了呼喊?抑或是山的回声已然包容了我的呼喊,让我张口却无声!?我从没想过要停止呼喊的呀!我猛然抬头时,苍穹在上,山在哪?
  
  年少时,山在我的脑海里,所以山总是没有我高,我没出过门,也未见过山,老师让写作文要开门见山时我就直想笑;年长时,我每一次出远门,正是儿行千里母担忧的年龄,出了平原,才知山川的秀美与隽峭,遂常萌生出“只要身在此山中”的贪婪,谁让我没有常常“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幸运呢?山如磁石吸了我的声音,吮了我满脑子的幻想,长成丛林。
  
  我待回首,看看来路,来路无踪无影,我待裹足不前,闭目冥想,听得到汪洋恣肆,脚下方寸之地似在下沉,抬头向前莫回头!是我的呼喊?是山的回声?还是山的呼喊?
  
  过山一如我在平原上过河,河让我常在此岸与彼岸间来回摆渡,而山却让我眼界越走越宽,让我的脚步永不得歇。脚步叩击山石成了我对着远山呼喊的生命体验中的一种本能。
  
  走进远山,希冀远山的回声能引领一群人走进远山的心脏地带。

艾葳潮流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