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文章
【转】流年忆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凄恻的顾盼间,谁的风华,悄然沉淀千年。
  于是千年的诗意,在这一泓月色中洗旧,蝶衣纤薄,花色纷飞成冢。
  石阶上谁曾记录的往昔,暮色中谁曾酡红的醉颜,一曲月华迷离,恍惚间淋湿一季潋滟春光。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在那倾城一顾间,谁又是我曾吟诵的诗经中那在水一方的伊人。
  有月华清冽,驻在传说翻开那页,婉转缠绵,
  ——仿佛谁梦中的容颜。
  
  几回魂梦依稀,芳华似水妖娆,时光悄然吻上额角。清丽的水色间,谁在盈盈顾盼?俯身拾起落红,枯寂的颜色间静静酝酿着一场繁华的盛与衰,却也只是冥冥归去无人管。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而今我春风词笔早已忘却,空余一脉幽蓝,游入静脉,逐渐泛出死亡般的残酷灰白,
  ——谁还记得当时浅碧轻红色。
  
  漠然穿梭于无形的布匹间,时间似经,空间似纬,编织出透明鲛绡般的似水流年。无法寻觅的旧时岁月,遗失的华年若水漂流,一些无从解脱的记忆,无从摆脱的挣扎,无影无形,却又如影随行,日夜吞噬着心中不为人知的角落。我说,时光原本就是最深沉的梦魇,最甘美的毒药,每个人即醉饮其间不愿复醒。
  
  一阕残歌翩然,流出满目琉璃色。在这一季的一千个寒暑中,冷香从指间翩然掠过。幽微细致的清冷气息,正如年华般无从握起。辗转梦境之侧,我试图铭刻下每段记忆的来路与去处,却只能看它们如掌中晶莹的砂砾,悄然被淡忘,被遗失,最终不知去向。我笑着抹平那些若有若无的惆怅,却在回首之时,恍然发觉,自己的心旌上,早已被泪痕烫出几抹焦黄。
  
  在这一季的一千个寒暑中,我如飘泊其间的淡薄的影,或许,属于我的结局原本就是那些古老传说中的冥思者,平静的老去,平静的死去,时间的浮华与我,原本应该是无关的。
  
  花落花开,总会幻做无边风月,细描在苍穹的额角,点缀些许华彩,至于凡世经行的流年,那些变幻的容颜,是无法启口时心中的热泪.

艾葳潮流汇